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民论坛

阐述理论前沿 评述社会热点 分析深层问题 关注百姓话题

 
 
 

日志

 
 

破解“官商两栖”的“迷局”  

2012-08-02 19:4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公务员法》明确规定:公务员不能兼职、经商,而且近年来,出台的类似文件或相关法规不在少数。尽管从中央到地方,三令五申禁止公务员经商、办企业、兼职,但现实中,有些领导干部仍肆无忌惮地经营所谓的副业,试图攫取额外利益。虽然因“经商”被曝光或是丢掉“乌纱帽”的例子不在少数,但这种亦官亦商、剑走偏锋的行为依旧前赴后继。公务员做生意为何成了一个官场顽疾?

  领导干部亦官亦商为何屡禁不止?

  心理失衡:与同阶层相比较产生的不满足

  “从经商动机看,随着经济社会转型过程中收入差距的拉大,使一些同属精英阶层的公职人员产生很大的心理不平衡。他们一方面不愿放弃公务员有保障的薪金和福利待遇,另一方面又羡慕商人宽裕和阔绰的生活方式,少数公务员违规经商,正是这种矛盾心理的产物。”红旗出版社原副总编辑、党建专家黄苇町说。

  制度缺失:领导干部经商违法成本太低

  “周边有不少人都是入股做生意,大家都心照不宣,只要不影响工作就没关系。”一位暗地和朋友合股开店的机关干部坦言其存在侥幸心理。

  记者调查发现,领导干部经商违法成本太低,也是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在现实中,党政领导干部即使经商,只要没查出有贪污受贿、以权谋私等问题,一般也只是批评教育、促其改正。对其所获利益的处理,因为缺乏明确的政策依据,往往“既往不咎”。

  “在具体实行过程中,现有的法律对公务员经商只作了原则性的禁止,在处罚措施上也过于笼统,形同虚设,如‘根据情节轻重,给予批评教育或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责’。”一位法律界人士说,即便被举报开除,这对生意获利远多于工资的公务员来说,不会产生任何威慑作用。(浙江日报)

  权力滥用:官本位思想回潮

  当下在某些地方“官权”仍十分“有用”:某些官员掌握项目、资金的审批权、决策权,他们在企业兼职,其行政关系网、职位影响、政务信息必然会发挥作用———这恐怕也可算是一种“市场需求”———这是“红顶商人”一时难以消失的关键之所在。如果运动员、裁判员,乃至教练员这诸多角色均可以由政府部门“兼任”,要想让官员只做“裁判员”,不做“运动员”和“教练员”,恐怕也很难。(工人日报)

  不透明的官商“旋转门”

  “官商两栖”破坏了市场公平

  将竞争对手排挤出去,形成市场垄断地位有两种方式。一是完全经市场竞争自发形成的垄断,即经济学上所谓的“竞争垄断”。这种垄断虽然并不尽如人意,但也并不十分可怕,因为别人随时可以进入,是“可竞争”的垄断。另一种则大不同:利用行政手段压制乃至“消灭”竞争对手,这样,垄断企业或特权企业就可以坐享垄断利润。

  集公权、私权于一身的“红顶商人”具有这种可能———我们从其作为商人必然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角度来看,官员之公共权力进入市场运行的本身,已经蕴含了他随时侵犯其它企业私权的主观冲动和客观可能,进而取得市场的垄断性地位,造成的是绝对的不平等和不公平。此时市场的平等交易已被特权窒息,市场经济也就无从谈起了。(工人日报)

  “权”与“钱”结合必然滋生腐败

  商有商“道”,官有官“道”。历史见证,凡为官羡商、以权勾商、在任谋商,必然导致滥用权力,官商一道必然滋生腐败。国际上廉洁指数高的国家都要求官员不得经商,不仅如此,连政务官事务官也不得兼任,要么做政务官,要么做事务官,二者不可兼得,二者必选其一。领导干部和商人、“大款”,本来就是两种不同的人,要遵守两种不同的规则。但如果商攀官枝挣黑钱,官傍商款收渔利,得逞者必将暗喜、增欲、穷奢,最终冲破无形的墙,跌入惩戒的深渊。(人民论坛网综合)

 

  破除“官商两栖”的权力“迷局”

  角色转变的前提必须是公正透明

  从早年的官员下海潮,到去年以来备受关注的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的从政传闻,“旋转门”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人才跨领域的自由流动。不过需要提醒的是,这种角色身份的转换,其前提必须是公正透明,不存在暗箱操作与权钱交易的,否则,“旋转门”极有可能沦为官商勾结的“后门”在权力缺乏有效监督和制衡的情况下,官商“旋转门”的开启应特别谨慎,对于不透明的官商“旋转门”必须牢牢关紧。否则,不仅公众利益可能受损,政府也将面临信任危机,而这显然不利于和谐社会的构建。(红网)

  严肃法纪才能禁止“官商两栖”

  有违规违纪现象不可怕,可怕的就是袒护,是徇情枉法和有法不依。曾任桐庐县政府办常务副主任的公司总经理俞放曾表示,官员兼职已经县委、县政府批准,都下过文件。这说明,这样的违纪事件在当地是受到纵容和怂恿的。而要想改变这种状况,杜绝“政企合一”,关键是要加强制度性监督,加大对于违法地方及官员的惩处力度。很难想象,在特首乘坐一趟游艇都会被公众揪住不放的香港,有哪位公职人员敢于官商两栖?遗憾的是,尽管禁止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的《通知》、《意见》、《规定》下发了一大摞,我们却鲜闻有官员因此而丢官罢爵的。如此“高举轻放式”的问责,有谁还会敬法、畏法?(三晋都市报)

  根治官商两栖还需要民众监督

  在很多地方“官员兼职”现象之所以屡禁不止,一个重要的原因正在于他们最怕的“声音”在现实中无法转化成为应有的监督压力。而这背后则是因为缺乏一个制度把这些民间声音上升为正式的监督资源。

  从这个角度看,要想真正让这次“限期对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问题进行清理”的行动达到预期效果,必须要在体制上扼住“官员兼职”现象的咽喉,在制度上给民间声音以监督通道,让利益受损者能有正常的表达渠道,让老百姓能把眼睛中看到的所有东西说出来。(新京报)

  本网综合工人日报、浙江日报、红网等多家媒体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200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