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民论坛

阐述理论前沿 评述社会热点 分析深层问题 关注百姓话题

 
 
 

日志

 
 

县级官员的尴尬  

2011-11-29 20:3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层官员状态面面观

  “一把手”每天工作11小时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组成课题组,从去年开始展开一项“县处级领导干部日常工作生活观察”的研究,首次以科学方法描述出了我国县处级领导干部日常工作生活的一般状况。

  依照课题组观察,这些县处级干部平均每人每周工作总时长达47.56小时,按照一周5个工作日计算,平均每个工作日约为9个半小时。

  而书记、县长工作时间更长,他们周工作时长平均为55.08小时,工作日平均每天工作11小时。

  “这都是实打实的工作,非常辛苦。”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房宁肯定这些干部群体的勤政程度。他说,“要知道这群人长年累月都是这样的工作强度,常人很难承受。”

  职位越高陪领导时间越长

  外地客商前来考察投资,一般都需要一两天,陪同的县领导基本上全天围着他转。一个普通项目,至少需一位县领导陪着,“要是很重要的项目,一个班子都陪着”。

  要是部委、省里来的重要人物,有的需要“全陪”:提前到高速公路口接,车队到宾馆后,吃饭、开会汇报情况,陪同到现场视察,集合开会总结情况,走的时候还要送到高速路口,“更重要的人物,四大班子领导都要来”。

  领导干部用于“陪同上级领导或本行政区域外的来访人员视察调研、参观考察等接待活动方面”的时间占到周工作总用时的9%。

  职位越高的干部用于陪同的时间越长,党政“一把手”周均陪同时间为 6.25小时,明显多于其他领导干部的3.93小时;常委周均陪同时间为4.80小时,多于其他非常委领导干部的3.25小时。

  在陪同次数方面,党政“一把手”平均每周4次,比其他领导干部的约2次多一倍。

  县级干部会议多,走基层少

  除了上述“陪同多”之外,会议多、出差多、休闲少是县处级“一把手”的工作生活特征,报告中称之为“一少三多”。 “开会差不多占30%的工作时间”

  观察发现,县处级领导干部总体的工作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三多三少”现象:室内时间多,室外时间少;与文件打交道多,调查研究少;和上级、同级打交道多,与下级和群众打交道少。

  课题组的报告也显示,县处级干部“走访慰问”、“接待来访”和“谈话”一共占周总工作用时的5%,“似乎更显得偏少了一些”。

  县处级官员自称“两头受气”

  “我们是夹心饼干中间那层,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

  一个副县长曾开玩笑说,“我真希望所有的老百姓,能像我姑娘学校里一样,每人当一天班干部。他们要处在我的位置上,就知道我该有多难。”

  他想让老百姓体验一下“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的工作状态。为了县里招商引资,这位副县长出去也是求爷爷告奶奶,但在外面做的很多工作别人看不见,外人还以为他出差是在花天酒地。(新京报)

  “费力不讨好”的尴尬处境

  基层官员为何那么累?

  一名在东部城市挂职的县处级干部表示,官场里,主要官员是分身乏术,各种活动应酬都需要参加,而主要官员身边的人也是跟着忙。 “他们是最累,但也是最有权、最具风险的一群。”

  《报告》中提到,书记、市长周工作时长平均为55.08小时,平均每个工作日为11小时。梁木生认为,这点时间可能都还不止,不过,他并不认为这种忙与累完全是个人奉献精神的体现,实际上还是权力设置过于集中的结果。

  作为身处基层环节的区县级部门,许多大政方针都要在这一层落实和执行。谈及大量的“一把手工程”,梁木生分析说,比如“维稳”、“GDP”、“计生”、“民生”等都是,这些重任都会集中压在“一把手”身上。(第一财经日报)

  “陪领导多下基层少”的病根

  干部陪谁、不陪谁,关键在于干部头上的乌纱帽掌握在谁手里。虽说“一切权利属于人民”,但在现有的干部任用体制下,决定某个官员的升迁与否还是其上级领导,把上级领导陪好了,自然会给日后的仕途加分,而群众在干部任用上的话语权不多,这也就是县处级干部为何陪领导多、下基层少的本质原因。

  干部陪谁时间多、陪谁时间少,还在于陪同对象的工作作风。所谓“楚王爱细腰、宫人多饿死”,如果上级是勤政为民的好领导,自然会轻车减从,微服私访,不让下级官员陪同。如果上级领导喜欢前呼后拥、夹道欢迎,那下级官员一定会投其所好,什么警车开道、全体陪同就在所难免。这样看来,县处级干部陪领导多、下基层少问题的根子其实还是在上面。(湖南在线)

  县级政府是行政透明的薄弱处

  9月底,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发布《中国行政透明度2010年年度报告》。中心主任王锡锌接受采访时说,信息公开最重要的问题是政策“落地”。中国老百姓直接打交道的对象是县一级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是用制度供应满足社会需求,而县一级政府是此种需求和供给最大的市场。

  在政务公开的推进过程中,推动力通常从上层到下层,是递减的。从现有的结果看,省级政府往下,政务公开的文化氛围逐级减弱,但是民众的信息需求却逐级增加。民众大量的目标信息是指向基层政府的,这是一个很大的供需不平衡。

  其中原因是,第一,中国的信息公开是由政策推动的,县一级政府正是政策推动力最薄弱的地方。第二,社会学者和媒体制造的公共舆论对政府透明度的推进起到积极作用,但是县里通常没有学者,没有自己的媒体,于是缺乏民众推力。》》详细

  引入基层民主考核机制

  中央党校政法部副教授刘素华认为,“干部不能单纯由上级任命,必须要引入基层民主考核机制。上级意志不能成为官员升迁的唯一决定因素,这样官员就不会只唯上了”。

  因此,授命的本质是民主。要让官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落到实处,就需要切实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让人民的权利得到充分激活,使相应的渠道变得足够畅通,让民意在官员选拔任用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使官员有强烈的“命运被人民所决定感”。只有当“得罪了百姓,我们的前程就没有了”成为官员们的条件反射,授权于民才算真正落地。

  传统官员考核体系中自上而下的层层考核如何吸纳自下而上的民意评价,也是“权为民所赋”的题中之义。南京市出台的《关于开展郊区县镇街分类考核的实施办法》,在官员的政绩考核中,明确要让群众参与评价。广东创新发展评价指标和政绩考核办法,注重群众满意度,对一些定性指标的考核,积极探索建立公众评估体系。民意进入考核机制带来的最显著变化,便是引导官员树立“眼睛向下”的观念,真正让“群众答应不答应,群众满意不满意”成为衡量我们的改革措施和行政行为是否正确的标杆。(《廉政瞭望》杂志)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纵观历史,古今中外为了防止官员贪污受贿、腐化堕落,政府可谓绞尽脑汁。近日“县级以上政府定期公布三公经费”的规定出来后,人们担心这一制度或遭遇抵制,或者遇到敷衍,无法坚持下去。日本几十年来类似的腐败大案十分罕见,它的一些经验值得借鉴。早在1950年,日本就制定了《国家公务员等出差费用的法律》,到2007年11月为止,57年中前后一共修改17次。这个现行法律适用于总理大臣到一般职员,对他们每天在国内或国外的住宿费、用餐费和交通费,按照不同级别,分别详细规定由于对各种公务开支做了细致的硬性规定,再加上公众的高度质疑,日本公务员想在公务开支上“玩猫腻”非常难。(环球时报)

  本网综合环球时报、新京报、第一财经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

更多精彩请点击人民论坛网

  评论这张
 
阅读(15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